智库建议

白慧明 王琤 | 加快推进长江口疏浚土生态化综合利用
发布日期:2020-08-31 作者:白慧明 王琤 信息来源:中咨智库 访问次数: 字号:[ ]

长江是我国水运体系中的主通道、主骨架,长江口航道是长江黄金水道的咽喉,是唯一连通长江经济带与我国沿海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确保长江口航道畅通,尤其是深水航道的畅通关系着国民经济的全局发展,关系着交通强国战略的实施。2018年9月,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委托,中咨公司评估了交通运输部上报的《长江口南槽航道治理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评估中发现,随着长江口纳泥区的位置逐步由内至外接近出海口,江海划界仍未确定的问题已经严重阻碍了下一步长江疏浚土的综合利用。

长江口航道需持续清淤并产生大量疏浚土

长江口深水航道是长江黄金水道的咽喉,是唯一连通长江经济带与我国沿海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节点。2017年通过长江口的货运量13.66亿吨,与2011年相比年均增长5.3%,通过长江口船舶25.1万艘次。长期以来,长江口航道回淤总量大,减淤工作对于确保长江口深水航道的畅通至关重要。自2004年开始交通运输部和上海市共同推进疏浚土综合利用,目前每年约6000万方疏浚土,其中生态化利用2500万方,主要用于横沙东滩围造湿地,其余3500万方外抛至海上倾倒区。

图1  长江口格局图

本世纪以来,长江流域来沙锐减,河口泥沙日渐匮乏,使得航道疏浚土更加成为宝贵资源,且随着资源利用和环保意识的加强,深水航道疏浚土利用不断提高,自1998~2017年间,深水航道总疏浚量10.47亿立方米,随着2016年至2017横沙东滩七期、八期工程的启动,使疏浚土进吹泥站用于上摊的比例由原来的32.5%提高至65.1%。详见表1。

表1  长江口深水航道疏浚土利用情况统计

多年来,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的实践是成功的,已产生了一定的经济、社会与环境效益,为滩涂资源开发、长江口航道建设、河口生态环境保护等做出了贡献。

江海划界未定致疏浚土合法利用规划难以推进

基于2008年国务院批复的《长江口综合整治开发规划》,交通运输部和上海市合作开展的疏浚土生态化利用的项目已于2019年底完工,后续的疏浚土综合利用规划尚处于前期研究之中。如现有的2500万方/年生态化利用疏浚土在2020年后全部外抛入海,不仅将增加航道维护费5.5亿元/年,还浪费了宝贵的河口泥沙资源。

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涉及长江口江海划界、海洋环境、滩涂生态、河口河势、航道回淤等多方面工作,其中江海划界是基础性的决定因素,主要涉及自然资源部、水利部和上海市,但牵头部门尚不明确。目前,自然资源部与水利部、上海市对于长江口江海划界的标准仍有不同看法,水利部和上海市提出以河口口门(拦门沙坎)为河海的分界点,自然资源部则因部门调整、权责尚未明晰而始终未确定最终标准,江海划界截止日期从2018年下半年一直推延。江海划界不定,直接导致下一步拟规划使用的纳泥区权属不明,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后续规划推进困难。

北槽深水航道北侧的横沙浅滩是可持续利用的理想区域

横沙浅滩位于长江口北槽深水航道北侧,是扼守江海交汇要冲,航道、区位优势十分显著,是可持续生态利用的区域,有长远发展利用空间。

图2  横沙浅滩示意图

横沙浅滩水深0~5米滩涂面积达300多平方公里,紧邻北槽航道高疏浚维护区段。近年来由于环境影响,导致泥沙流失,近3年间滩地面积减少了21平方公里,影响深水航道的稳定,因此,急需通过北导堤加高和适当的滩涂防护工程,保持浅滩滩面稳定,也为疏浚土上摊提供条件。利用该区域可实现未来30~50年疏浚土资源化利用的问题。

图3  横沙浅滩面塑造示意图

4 建议加快推进有关工作避免造成资源损失浪费

一是加快完善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体制机制。建议尽快明确相关部门职能,确定牵头部门,破除体制机制壁垒,实质性推进长江口江海边界划定工作。同时抓紧研究制定相关优惠政策,激励、扶持和引导各利益相关方积极利用疏浚土,进一步推进港口航道疏浚土的市场化利用。

二是研究出台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相关规划。明确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方案,进一步转变疏浚土资源化利用方式,加强对疏浚土进行建材利用、土壤改良、吹填造地、湿地保护等多途径的有益利用,提高疏浚土利用率、解决巨量疏浚土处理问题。同时进一步挖掘疏浚土综合利用价值,对疏浚土进行河口尝试实施湿地生态修复、土壤改良、建筑材料利用等多种有益利用方式。

三是尽快研究制定长江口疏浚土综合利用过渡性方案。在新一轮规划出台之前,相关部门应加强沟通协调,做好政策衔接,抓紧推动研究长江口横沙浅滩保护和疏浚土上滩生态化利用的过渡性方案。




友情链接:163彩票  秒速赛车彩票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金彩彩票网  PC28  欢乐pk10注册  极速飞艇彩票注册  秒速飞艇  北京快乐8  欢乐彩票pk10